将进酒

李白 〔唐代〕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愿醒 一作: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将进酒:劝酒歌,属乐府旧题。将(qiāng):请。君不见:乐府中常用的一种夸语。天上来:黄河发源于青海,因那里地势极高,故称。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高堂:高大的厅堂。一说指父母。青丝:黑发。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zūn)空对月。
得意:适意高兴的时候。金樽:中国古代的盛酒器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会须:正应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岑夫子:岑勋。丹丘生:元丹丘。二人均为李白的好友。杯莫停:一作“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与君:给你们,为你们。君,指岑、元二人。倾耳听:一作“侧耳听”。

钟鼓馔(zhuàn)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愿醒 一作:不复醒)
钟鼓:富贵人家宴会中奏乐使用的乐器。馔玉:形容食物如玉一样精美。不愿醒:也有版本为“不用醒”或“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陈王昔时宴平乐(lè),斗酒十千恣(zì)欢谑(xuè)
陈王:指陈思王曹植。平乐:观名。在洛阳西门外,为汉代富豪显贵的娱乐场所。恣:纵情任意。谑:戏。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主人:指宴请李白的人,元丹丘。言少钱:一作“言钱少”。径须:干脆,只管。沽:买。

五花马、千金裘(qiú),呼儿将(jiāng)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五花马:指名贵的马。一说毛色作五花纹,一说颈上长毛修剪成五瓣。裘:皮衣。尔:你。销:同“消”。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你难道没有看见吗?那黄河之水犹如从天上倾泻而来,波涛翻滚直奔大海从来不会再往回流。
将进酒:劝酒歌,属乐府旧题。将(qiāng):请。君不见:乐府中常用的一种夸语。天上来:黄河发源于青海,因那里地势极高,故称。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你难道没有看见,在高堂上面对明镜,深沉悲叹那一头白发?早晨还是青丝到了傍晚却变得如雪一般。
高堂:高大的厅堂。一说指父母。青丝:黑发。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zūn)空对月。
人生得意之时就要尽情的享受欢乐,不要让金杯无酒空对皎洁的明月。
得意:适意高兴的时候。金樽:中国古代的盛酒器具。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上天造就了我的才干就必然是有用处的,千两黄金花完了也能够再次获得。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且把烹煮羔羊和宰牛当成一件快乐的事情,如果需要也应当痛快地喝三百杯。
会须:正应当。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岑勋,元丹丘,快点喝酒,不要停下来。
岑夫子:岑勋。丹丘生:元丹丘。二人均为李白的好友。杯莫停:一作“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倾耳听 一作:侧耳听)
我给你们唱一首歌,请你们为我倾耳细听。
与君:给你们,为你们。君,指岑、元二人。倾耳听:一作“侧耳听”。

钟鼓馔(zhuàn)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不足贵 一作:何足贵;不愿醒 一作:不复醒)
山珍海味的豪华生活算不上什么珍贵,只希望能醉生梦死而不愿清醒。
钟鼓:富贵人家宴会中奏乐使用的乐器。馔玉:形容食物如玉一样精美。不愿醒:也有版本为“不用醒”或“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古来 一作:自古;惟 通:唯)
自古以来圣贤都是寂寞的,只有会喝酒的人才能够留传美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lè),斗酒十千恣(zì)欢谑(xuè)
陈王曹植当年设宴平乐观,喝着名贵的酒纵情地欢乐。
陈王:指陈思王曹植。平乐:观名。在洛阳西门外,为汉代富豪显贵的娱乐场所。恣:纵情任意。谑:戏。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你为何说我的钱不多?只管把这些钱用来买酒一起喝。
主人:指宴请李白的人,元丹丘。言少钱:一作“言钱少”。径须:干脆,只管。沽:买。

五花马、千金裘(qiú),呼儿将(jiāng)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名贵的五花良马,昂贵的千金皮衣,叫侍儿拿去统统换美酒,让我们一起来消除这无尽的长愁!
五花马:指名贵的马。一说毛色作五花纹,一说颈上长毛修剪成五瓣。裘:皮衣。尔:你。销:同“消”。

将进酒

李贺 〔唐代〕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吹龙笛,击鼍鼓;皓齿歌,细腰舞。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酊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琉璃钟,琥(hǔ)(pò)浓,小槽(cáo)酒滴真珠红。
钟:盛酒的器皿。琥珀:色黄净,喻指美酒。槽酒:酿酒的器皿。真珠:喻酒色的柔润莹洁。真珠红:名贵的红酒。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wéi)绣幕围香风。
玉脂泣:比喻油脂在烹煮时发出的声音。罗帏:一作“罗屏”。

吹龙笛,击鼍(tuó)鼓;皓齿歌,细腰舞。
龙笛:长笛。鼍鼓:用鼍皮制作的鼓。鼍:扬子鳄。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劝君终日酩(mǐng)(dǐng)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酩酊:大醉。刘伶:晋人,“竹林七贤”之一,以嗜酒著称,著有《酒德颂》。

琉璃钟,琥(hǔ)(pò)浓,小槽(cáo)酒滴真珠红。
明净的琉璃杯中,斟满琥珀色的美酒,淅淅沥沥槽床滴,浓红恰似火齐珠。
钟:盛酒的器皿。琥珀:色黄净,喻指美酒。槽酒:酿酒的器皿。真珠:喻酒色的柔润莹洁。真珠红:名贵的红酒。

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wéi)绣幕围香风。
煮龙肝,爆凤髓,油脂白,点点又似泪珠涌,锦乡帷帘挂厅堂,春意呵浓浓。
玉脂泣:比喻油脂在烹煮时发出的声音。罗帏:一作“罗屏”。

吹龙笛,击鼍(tuó)鼓;皓齿歌,细腰舞。
笛声悠扬如龙吟,敲起皮鼓响咚咚,吴娃楚女,轻歌软舞,其乐也融融。
龙笛:长笛。鼍鼓:用鼍皮制作的鼓。鼍:扬子鳄。

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
何况春光渐老日将暮,桃花如雨,飘落满地红。

劝君终日酩(mǐng)(dǐng)醉,酒不到刘伶坟上土。
劝世人,不如终日醉呵呵,一日归黄土,纵是酒仙如刘伶,望一杯,也只是,痴人说梦。
酩酊:大醉。刘伶:晋人,“竹林七贤”之一,以嗜酒著称,著有《酒德颂》。

将进酒·城下路

贺铸 〔宋代〕


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田古人墓。岸头沙,带蒹葭,漫漫昔时流水今人家。黄埃赤日长安道,倦客无浆马无草。开函关,掩函关,千古如何不见一人闲?
六国扰,三秦扫,初谓商山遗四老。驰单车,致缄书,裂荷焚芰接武曳长裾。高流端得酒中趣,深入醉乡安稳处。生忘形,死忘名。谁论二豪初不数刘伶?

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lí)田古人墓。岸头沙,带蒹(jiān)(jiā),漫漫昔时流水今人家。黄埃赤日长安道,倦客无浆马无草。开函关,掩函关,千古如何不见一人闲?
顾况:顾况(约727—约815)字逋翁,号华阳真逸(一说华阳真隐),晚年自号悲翁,汉族,苏州海盐横山人(今在浙江海宁境内),唐代诗人、画家、鉴赏家。蒹葭:一种像芦苇的草。函关:即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县东北,函关为战国秦之东方门户,时平则开,时乱则闭。

六国扰,三秦扫,初谓商山遗四老。驰单车,致缄(jiān)书,裂荷焚芰(jì)接武曳(yè)长裾(jū)。高流端得酒中趣,深入醉乡安稳处。生忘形,死忘名。谁论二豪初不数刘伶?
六国扰:指秦末复起之齐、楚、燕、韩,赵、魏。三秦扫:指刘邦灭项羽,建立汉朝。商山遗四老:又称“商山四皓”。西汉初立,他们四人隐居商山,不为汉臣。这四人是: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单车:指使者。“裂荷”句:芰荷制衣为高士之象征。接武:犹言接踵。武:足迹。曳长裙:指依附于王侯权贵,裾:衣服的前襟。高流:指阮籍、陶渊明、刘伶、王绩等。端:真。刘伶:晋“竹林七贤”之一,以嗜酒著称。

城下路,凄风露,今人犁(lí)田古人墓。岸头沙,带蒹(jiān)(jiā),漫漫昔时流水今人家。黄埃赤日长安道,倦客无浆马无草。开函关,掩函关,千古如何不见一人闲?
城下的道路,凄冷的风露,今人的耕田原是古人的坟墓。岸边滩头的白沙,连接着成片的蒙葭。昔日漫漫江河流水如今已成陆地,住满了人家。通往长安的大道,黄尘滚滚,烈日炎炎,疲倦的过客人无水饮马不料草。天下太平又变乱,函谷打开又闭关。千百年来怎见不到一人有空闲?
顾况:顾况(约727—约815)字逋翁,号华阳真逸(一说华阳真隐),晚年自号悲翁,汉族,苏州海盐横山人(今在浙江海宁境内),唐代诗人、画家、鉴赏家。蒹葭:一种像芦苇的草。函关:即函谷关,在今河南灵宝县东北,函关为战国秦之东方门户,时平则开,时乱则闭。

六国扰,三秦扫,初谓商山遗四老。驰单车,致缄(jiān)书,裂荷焚芰(jì)接武曳(yè)长裾(jū)。高流端得酒中趣,深入醉乡安稳处。生忘形,死忘名。谁论二豪初不数刘伶?
秦末时群雄纷争国家大扰,汉高祖刘邦把天下横扫。本以为世风转好,出了不慕荣华的商山四皓。谁知派一介使臣,送一封邀请书,他们就撕下伪装忙不迭地到侯门居住。只有高人名士才能真正领会酒的情趣,沉入醉乡睡到安稳宁静之处。活着放浪忘形,死后无需留名。谁说公子、处士胜过萧洒爱酒的刘伶。
六国扰:指秦末复起之齐、楚、燕、韩,赵、魏。三秦扫:指刘邦灭项羽,建立汉朝。商山遗四老:又称“商山四皓”。西汉初立,他们四人隐居商山,不为汉臣。这四人是:东园公、绮里季、夏黄公、角里先生。单车:指使者。“裂荷”句:芰荷制衣为高士之象征。接武:犹言接踵。武:足迹。曳长裙:指依附于王侯权贵,裾:衣服的前襟。高流:指阮籍、陶渊明、刘伶、王绩等。端:真。刘伶:晋“竹林七贤”之一,以嗜酒著称。

瑞鹧鸪·彭德器出示胡邦衡新句次韵

张元干 〔宋代〕


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功名一聚尘。好是悲歌将进酒,不妨同赋惜馀春。
风光全似中原日,臭味要须我辈人。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取自由身。

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功名一聚尘。好是悲歌将进酒,不妨同赋惜馀(yú)春。
瑞鹧鸪:词牌名,又名“舞春风”等,双调五十六字,上片四句三平韵,下片四句两平韵。彭德器:生平不详,作者友人。胡邦衡:即胡铨。新句:新写的词。次韵。作旧体诗词的方式之一,也叫步韵,即依照所和诗词中的韵及其用韵的先后次序写。白衣苍狗:是说天上的浮云一会儿像是白衣,一会儿又变成黑狗,比喻世事变幻不定。一聚尘:比喻功名就像一堆聚积起来的尘土。

风光全似中原日,臭味要须我辈人。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取自由身。
中原:指北宋都城汴京及其附近一带。臭昧:气类相同,志趣相投。底数:多少。

白衣苍狗变浮云,千古功名一聚尘。好是悲歌将进酒,不妨同赋惜馀(yú)春。
天上的云朵一会像白衣,一会儿又变得像黑狗,这和世态一样,真是变幻无常;千古以来的功名,就像一堆聚集起来的尘土。好的是悲歌一曲《将进洒》,不妨大家同来共赋李白的《惜余春赋》。
瑞鹧鸪:词牌名,又名“舞春风”等,双调五十六字,上片四句三平韵,下片四句两平韵。彭德器:生平不详,作者友人。胡邦衡:即胡铨。新句:新写的词。次韵。作旧体诗词的方式之一,也叫步韵,即依照所和诗词中的韵及其用韵的先后次序写。白衣苍狗:是说天上的浮云一会儿像是白衣,一会儿又变成黑狗,比喻世事变幻不定。一聚尘:比喻功名就像一堆聚积起来的尘土。

风光全似中原日,臭味要须我辈人。雨后飞花知底数?醉来赢取自由身。
尽管眼前的景色与昔日中原的自然风光、没有什么不同,然而世态剧变,那志趣相投的情谊,还须要我们这一辈人。暮春雨后不知花落了多少,借着酒醉可不受拘管了。
中原:指北宋都城汴京及其附近一带。臭昧:气类相同,志趣相投。底数:多少。

将进酒

陈陶 〔唐代〕


金尊莫倚青春健,龌龊浮生如走电。
琴瑟盘倾从世珠,黄泥局泻流年箭。
麻姑爪秃瞳子昏,东皇肉角生鱼鳞。
灵鳌柱骨半枯朽,骊龙德悔愁耕人。
周孔蓍龟久沦没,黄蒿谁认贤愚骨。
兔苑词才去不还,兰亭水石空明月。
姮娥弄箫香雨收,江滨迸瑟鱼龙愁。
灵芝九折楚莲醉,翾风一叹梁庭秋。
醁亚蛮觥奉君寿,玉山三献春红透。
银鸭金鹅言待谁,隋家岳渎皇家有。
珊瑚座上凌香云,凤炰龙炙猩猩唇。
芝兰此日不倾倒,南山白石皆贤人。
文康调笑麒麟起,一曲飞龙寿天地。

将进酒

沈周 〔明代〕


君不见人生百年驹过隙,何况人生不满百。又不见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

百年三万六千日,日日烂醉君何辞。天公那得私人物,头上不可扫白发。

所以知章眼落井底花,太白手捉江中月。金莲画炬飞碧烟,赵女起舞踏四筵。

主人劝客连夜饮,似恐明朝非少年。新丰酒槽滴红露,十千一斗亦有数。

为君典却紫绮裘,不惜更脱珊瑚钩。门前杨花如水流,入来愁人风满楼。

将进酒,开君愁。

乐府杂曲。鼓吹曲辞。将进酒

元稹 〔唐代〕


将进酒,将进酒,酒中有毒鸩主父,言之主父伤主母。
母为妾地父妾天,仰天俯地不忍言。佯为僵踣主父前,
主父不知加妾鞭。旁人知妾为主说,主将泪洗鞭头血。
推摧主母牵下堂,扶妾遣升堂上床。将进酒,
酒中无毒令主寿,愿主回思归主母,遣妾如此事主父。
妾为此事人偶知,自惭不密方自悲。主今颠倒安置妾,
贪天僭地谁不为。

将进酒·君不见青青河畔草

李新 〔宋代〕


君不见青青河畔草,秋死严霜春满道。
又不见天边日,薄暮入虞泉,
晓来复更出。匆匆年光不相待,
桑海由来有迁改。人生荏苒百年间,
世上谁能驻光彩。秦皇汉武希长生,
区区烟雾求蓬瀛。骊山茂陵皆蔓,
悠悠千载空含情。荣枯自有主,
富贵不可求。正值百花飞似雪,
如休不饮令心忧。

将进酒

于慎行 〔明代〕


君不见洛阳城东桃李花,暮时红雨早时霞。又不见瑶台素月飞银阙,三五蟾光四五缺。

人生行乐不须愁,富贵豪华电露流。昔时鼎盛五侯里,今时零落成荒丘。

长安贵人眼中数,规名规利何太苦。日中走马平津第,绛尘拂衣汗成雨。

白衣苍狗在须臾,雷公駍鍧震下土。扬雄寂寞默守玄,贾谊太息将安补。

青玉案,紫霞杯,与君沽酒临高台。烹龙炰凤白日暮,清歌妙舞香风来。

朝不从骐骥游,暮不从黄鹄栖。浮名碌碌果何有,天地于我如醯鸡。

茫茫吹万同一吷,曾史桀蹠皆电灭。君今少壮复不饮,坐使红颜镜中歇。

红颜销歇奈尔何,华发萧萧日以多。直须枕藉杯中酒,莫问浮沉海上波。

将进酒·将进酒

杨维桢 〔元代〕


将进酒,舞赵妇。
歌吴娘。
糟床嘈嘈落红雨,鲙刀聂聂飞琼霜。
金头鸡,银尾羊,主人举案劝客尝。
孟公君卿坐满堂,高谈大辩洪钟撞。
金千重,玉千扛,不得收拾归黄汤,劝君秉烛饮此觞。
君不见东家牙筹未脱手,夜半妻啼不起床,悔不日饮十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