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藻

佚名 〔先秦〕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

鱼在在藻,有颁其首。王在在镐,岂乐饮酒。
鱼在哪儿在水藻,肥肥大大头儿摆。周王住在京镐城,欢饮美酒真自在。

鱼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哪儿在水藻,悠悠长长尾巴摇。周王住在京镐城,欢饮美酒真逍遥。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镐,有那其居。
鱼在哪儿在水藻,贴着蒲草多安详。周王住在京镐城,所居安乐好地方。

鱼在在藻,有颁(fén)其首。王在在镐(hào),岂(kǎi)乐饮酒。
鱼在哪儿在水藻,肥肥大大头儿摆。周王住在京镐城,欢饮美酒真自在。
颁:头大的样子。镐:西周都城,在今陕西西安。岂乐:欢乐。

鱼在在藻,有莘(shēn)其尾。王在在镐,饮酒乐岂。
鱼在哪儿在水藻,悠悠长长尾巴摇。周王住在京镐城,欢饮美酒真逍遥。
莘:尾巴长的样子。

鱼在在藻,依于其蒲(pú)。王在在镐,有那(nuó)其居。
鱼在哪儿在水藻,贴着蒲草多安详。周王住在京镐城,所居安乐好地方。
蒲:多年生草本植物,叶长而尖,多长在河滩上。那:安闲的样子。

采菽

佚名 〔先秦〕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又何予之?玄衮及黼。

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其旂淠淠,鸾声嘒嘒。载骖载驷,君子所届。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纾,天子所予。乐只君子,天子命之。乐只君子,福禄申之。

维柞之枝,其叶蓬蓬。乐只君子,殿天子之邦。乐只君子,万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从。

汎汎杨舟,绋纚维之。乐只君子,天子葵之。乐只君子,福禄膍之。优哉游哉,亦是戾矣。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又何予之?玄衮及黼。
采大豆呀采大豆,用筐用筥里面盛。诸侯君子来朝见,王用什么将他赠?纵没什么将他赠,路车驷马给他乘。还用什么将他赠?龙袍绣衣已制成。

觱沸槛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其旂淠淠,鸾声嘒嘒。载骖载驷,君子所届。
翻腾喷涌泉水边,我去采下水中芹。诸侯君子来朝见,看那旗帜渐渐近。他们旗帜猎猎扬,鸾铃传来真动听。三马四马驾大车,远方诸侯已来临。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纾,天子所予。乐只君子,天子命之。乐只君子,福禄申之。
红色护膝大腿上,裹腿在下斜着绑。不致怠慢不骄狂,天子因此有赐赏。诸侯君子真快乐,天子策命颁给他。诸侯君子真快乐,又有福禄赐予他。

维柞之枝,其叶蓬蓬。乐只君子,殿天子之邦。乐只君子,万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从。
柞树枝条一丛丛,它的叶子密密浓。诸侯君子真快乐,镇邦定国天子重。诸侯君子真快乐,万种福分来聚拢。左右属国善治理,于是他们都顺从。

汎汎杨舟,绋纚维之。乐只君子,天子葵之。乐只君子,福禄膍之。优哉游哉,亦是戾矣。
杨木船儿水中漂,索缆系住不会跑。诸侯君子真快乐,天子量才用以道。诸侯君子真快乐,福禄厚赐好关照。从容不迫很自在,生活安定多逍遥。

采菽(shū)采菽,筐之莒(jǔ)之。君子来朝,何锡予之?虽无予之?路车乘马。又何予之?玄衮(ɡǔn)及黼(fǔ)
采大豆呀采大豆,用筐用筥里面盛。诸侯君子来朝见,王用什么将他赠?纵没什么将他赠,路车驷马给他乘。还用什么将他赠?龙袍绣衣已制成。
菽:大豆。筥:亦筐也,方者为筐,圆者为筥。路车:即辂车,古时天子或诸侯所乘。玄衮:古代上公礼服,毛传:“玄衮,卷龙也。”黼:黑白相间的花纹。

(bì)沸槛(jiàn)泉,言采其芹。君子来朝,言观其旂(qí)。其旂淠(pèi)淠,鸾声嘒(huì)嘒。载骖(cān)载驷(sì),君子所届。
翻腾喷涌泉水边,我去采下水中芹。诸侯君子来朝见,看那旗帜渐渐近。他们旗帜猎猎扬,鸾铃传来真动听。三马四马驾大车,远方诸侯已来临。
觱沸:泉水涌出的样子。槛泉:正向上涌出之泉。淠淠:旗帜飘动。鸾:一种铃。嚖嚖:铃声有节奏。届:到。

赤芾(fú)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纾(shū),天子所予。乐只君子,天子命之。乐只君子,福禄申之。
红色护膝大腿上,裹腿在下斜着绑。不致怠慢不骄狂,天子因此有赐赏。诸侯君子真快乐,天子策命颁给他。诸侯君子真快乐,又有福禄赐予他。
芾:蔽膝。邪幅:裹腿。

维柞之枝,其叶蓬蓬。乐只君子,殿天子之邦。乐只君子,万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从。
柞树枝条一丛丛,它的叶子密密浓。诸侯君子真快乐,镇邦定国天子重。诸侯君子真快乐,万种福分来聚拢。左右属国善治理,于是他们都顺从。
彼交:不急不躁。彼,通“匪”。交,通“绞”,急。纾:怠慢。只:语助词。申:重复。殿:镇抚。平平:治理。

(fàn)汎杨舟,绋(fú)(lí)维之。乐只君子,天子葵之。乐只君子,福禄膍(pí)之。优哉游哉,亦是戾(lì)矣。
杨木船儿水中漂,索缆系住不会跑。诸侯君子真快乐,天子量才用以道。诸侯君子真快乐,福禄厚赐好关照。从容不迫很自在,生活安定多逍遥。
绋:粗大的绳索。纚:系。葵:借为“揆”,度量。膍:厚赐。优哉游哉:悠闲自得的样子。戾:安定。

角弓

佚名 〔先秦〕


骍骍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远矣。

尔之远矣,民胥然矣。尔之教矣,民胥效矣。

此令兄弟,绰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愈。

民之无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让,至于已斯亡。

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与属。

雨雪瀌瀌,见晛曰消。莫肯下遗,式居娄骄。

雨雪浮浮,见晛曰流。如蛮如髦,我是用忧。

骍骍角弓,翩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远矣。
调好角弓绷紧弦,弦弛便向反面转。兄弟姻亲一家人,相互亲爱不疏远。

尔之远矣,民胥然矣。尔之教矣,民胥效矣。
你和兄弟太疏远,民众就会跟着干。你能言传加身教,民众互相来仿效。

此令兄弟,绰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愈。
彼此和睦亲兄弟,感情深厚少怨怒。彼此不和亲兄弟,相互残害全不顾。

民之无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让,至于已斯亡。
民众心地如不善,就会相互成积怨。接受爵禄不相让,轮到自己道理忘。

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老马当作驹使唤,不顾其后生祸患。如像吃饭只宜饱,又像喝酒不贪欢。

毋教猱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猷,小人与属。
猴子爬树不用教,如泥涂墙容易牢。君子善政去引导,小民自然跟着跑。

雨雪瀌瀌,见晛曰消。莫肯下遗,式居娄骄。
雪花落下满天飘,一见阳光全融销。居于上位不谦恭,别人学样耍高傲。

雨雪浮浮,见晛曰流。如蛮如髦,我是用忧。
雪花落下飘悠悠,一见阳光化水流。无良小人像蛮髦,对此我心深烦忧。

(xīng)骍角弓,翩(piān)其反矣。兄弟婚姻,无胥(xū)远矣。
调好角弓绷紧弦,弦弛便向反面转。兄弟姻亲一家人,相互亲爱不疏远。
角弓:两端用兽角装饰的弓。骍骍:弦和弓调和的样子。翩:此指反过来弯曲的样子。昏姻:即“婚姻”,指姻亲。胥:相。远:疏远。

尔之远矣,民胥然矣。尔之教矣,民胥效矣。
你和兄弟太疏远,民众就会跟着干。你能言传加身教,民众互相来仿效。
胥:皆。然:这样。教:教导。效:仿效,效法。

此令兄弟,绰(chuò)绰有裕。不令兄弟,交相为愈。
彼此和睦亲兄弟,感情深厚少怨怒。彼此不和亲兄弟,相互残害全不顾。
令:善。绰绰:宽裕舒缓的样子。裕:宽大。不令:不善,指兄弟不相友善。

民之无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让,至于已斯亡。
民众心地如不善,就会相互成积怨。接受爵禄不相让,轮到自己道理忘。
亡:通“忘”。

老马反为驹(jū),不顾其后。如食宜饇(yù),如酌(zhuó)孔取。
老马当作驹使唤,不顾其后生祸患。如像吃饭只宜饱,又像喝酒不贪欢。
饇:饱。孔:恰如其分。

毋教猱(náo)升木,如涂涂附。君子有徽(huī)(yóu),小人与属。
猴子爬树不用教,如泥涂墙容易牢。君子善政去引导,小民自然跟着跑。
猱:猿类,善攀援。涂:泥土。附:沾着。徽:美。猷:道。与:从,属,依附。

雨雪瀌(biāo)瀌,见晛(xiàn)曰消。莫肯下遗,式居娄骄。
雪花落下满天飘,一见阳光全融销。居于上位不谦恭,别人学样耍高傲。
瀌瀌:下雪很盛的样子。晛:日气。遗:通“隤”,柔顺的样子。式:用,因也。娄:借为“屡”。

雨雪浮浮,见晛曰流。如蛮如髦(máo),我是用忧。
雪花落下飘悠悠,一见阳光化水流。无良小人像蛮髦,对此我心深烦忧。
浮浮:与“瀌瀌”义同。蛮、髦:南蛮与夷髦,古代对西南少数民族的称呼。

菀柳

佚名 〔先秦〕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无自暱焉。俾予靖之,后予极焉。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无自瘵焉。俾予靖之,后予迈焉。

有鸟高飞,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无自暱焉。俾予靖之,后予极焉。
一株柳树很茂盛,不要依傍去休息。帝王心思反覆多,不要和他太亲密。当初让我谋国政,而后受罚遭排挤。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无自瘵焉。俾予靖之,后予迈焉。
一株柳树很茂盛,不要依傍寻阴凉。帝王心思反覆多,不要自己找祸殃。当初让我谋国政,如今放逐到远方。

有鸟高飞,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鸟儿即使飞得高,还要依附在青天。那人心狠不可测,走到何处是极限?为何要我谋国政,反又突兀遭凶险?

有菀(yù)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无自暱(nì)焉。俾(bǐ)予靖之,后予极焉。
一株柳树很茂盛,不要依傍去休息。帝王心思反覆多,不要和他太亲密。当初让我谋国政,而后受罚遭排挤。
菀:树木茂盛。尚:庶几。蹈:动,变化无常。暱:亲近。俾:使。靖:谋。极:同“殛(jí)”,惩罚。

有菀者柳,不尚愒(qì)焉。上帝甚蹈,无自瘵(zhài)焉。俾予靖之,后予迈焉。
一株柳树很茂盛,不要依傍寻阴凉。帝王心思反覆多,不要自己找祸殃。当初让我谋国政,如今放逐到远方。
愒:休息。瘵:病。迈:行,指放逐。

有鸟高飞,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hé)予靖之,居以凶矜(jīn)
鸟儿即使飞得高,还要依附在青天。那人心狠不可测,走到何处是极限?为何要我谋国政,反又突兀遭凶险?
傅:至。曷:为什么。矜:危。

都人士

佚名 〔先秦〕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彼都人士,台笠缁撮。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

彼都人士,充耳琇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结。

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发如虿。我不见兮,言从之迈。

匪伊垂之,带则有余。匪伊卷之,发则有旟。我不见兮,云何盱矣。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当日京都的人士,穿着狐裘毛色黄。他们仪容没改变,说话出口就成章。回到西周旧都城,引得万民仰首望。

彼都人士,台笠缁撮。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
当日京都的人士,头戴草笠丝带飘。娴雅端庄君子女,稠密头发如丝绦。不见往日的景象,心里郁闷又苦恼。

彼都人士,充耳琇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结。
当日京都的人士,塞耳晶莹真漂亮。娴雅端庄君子女,人称尹吉好姑娘。不见往日的景象,心中郁郁实难忘。

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发如虿。我不见兮,言从之迈。
当日京都的人士,丝绦下垂身边飘。娴雅端庄君子女,卷发犹如蝎尾翘。不见往日的景象,跟随他们身后瞧。

匪伊垂之,带则有余。匪伊卷之,发则有旟。我不见兮,云何盱矣。
不是故意垂丝带,丝带本来有余长。不是故意卷曲发,头发本来向上扬。不见往日的景象,心情怎能不忧伤。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当日京都的人士,穿着狐裘毛色黄。他们仪容没改变,说话出口就成章。回到西周旧都城,引得万民仰首望。
都人士:京都人士,大约指当时京城贵族。一说“都人”即“美人”。黄黄:形容狐裘之毛色。容:仪容风度。章:言谈有文采。望:仰望。

彼都人士,台笠缁(zī)(cuō)。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yuè)
当日京都的人士,头戴草笠丝带飘。娴雅端庄君子女,稠密头发如丝绦。不见往日的景象,心里郁闷又苦恼。
台笠:苔草编成的草帽。台,通“苔”,莎草,可制蓑笠。缁撮:黑布制成的束发小帽。绸直:头发稠密而直。绸,通“稠”。如发:她们的头发。犹言“乃发”,乃犹“其”。说:同“悦”。

彼都人士,充耳琇(xiù)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yùn)结。
当日京都的人士,塞耳晶莹真漂亮。娴雅端庄君子女,人称尹吉好姑娘。不见往日的景象,心中郁郁实难忘。
充耳:又名瑱(tiàn),塞耳,古人冠冕上玉石制成的垂在两侧的装饰物。琇:一种宝石。实:言琇之晶莹可爱。尹吉:名叫尹吉的姑娘。一说尹和吉是当时的两个贵族大姓。苑结:即郁结,指心中忧闷、抑郁。苑,一本作“菀(yùn)”。

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quán)发如虿(chài)。我不见兮,言从之迈。
当日京都的人士,丝绦下垂身边飘。娴雅端庄君子女,卷发犹如蝎尾翘。不见往日的景象,跟随他们身后瞧。
垂带:腰间所系下垂之带。厉:通“裂”,即系腰的丝带垂下来。卷发:蜷曲的头发。虿:蝎类的一种。长尾曰虿,短尾曰蝎。此形容向上卷翘的发式。言:语气词,有“于焉”之意。从之:因之。迈:旧训“行”,此言愿从之行。

匪伊垂之,带则有余。匪伊卷之,发则有旟(yú)。我不见兮,云何盱(xū)矣。
不是故意垂丝带,丝带本来有余长。不是故意卷曲发,头发本来向上扬。不见往日的景象,心情怎能不忧伤。
旟:扬,上翘貌。盱:“吁”之假借,忧伤。

采绿

佚名 〔先秦〕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钓,言纶之绳。

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整天在外采荩草,采了一捧还不到。我的头发乱蓬蓬,赶快回家洗沐好。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整天在外采蓼蓝,一衣兜也没采满。本来说好五天归,过了六天不回还。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钓,言纶之绳。
此人外出去狩猎,我就为他装弓箭。此人外出去垂钓,我就为他理好线。

其钓维何?维鲂及鱮。维鲂及鱮,薄言观者。
他所钓的是什么?鳊鱼鲢鱼真不错。鳊鱼鲢鱼真不错,竟然钓到这么多。

终朝(zhāo)采绿(lù),不盈一匊(jū)。予发曲局,薄言归沐。
整天在外采荩草,采了一捧还不到。我的头发乱蓬蓬,赶快回家洗沐好。
绿:通“菉”,草名,即荩草,又名王刍(chú),一年生草本,汁可以染黄。终朝:终日。一说整个早晨。匊:同“掬”,两手合捧。曲局:弯曲,指头发弯曲蓬乱。薄言:语助词。归沐:回家洗头发。

终朝采蓝,不盈一襜(chān)。五日为期,六日不詹。
整天在外采蓼蓝,一衣兜也没采满。本来说好五天归,过了六天不回还。
蓝:草名。此指蓼蓝,可作染青蓝色的染料。襜:护裙,田间采集时可用以兜物。五日:五天,并非确指。期:约定的时间。六日:六天,并非确指。詹:至,来到。

之子于狩,言韔(chànɡ)其弓。之子于钓,言纶(lún)之绳。
此人外出去狩猎,我就为他装弓箭。此人外出去垂钓,我就为他理好线。
之子:此子。狩:打猎。韔:弓袋,此处用作动词,是说将弓装入弓袋。纶:钓丝。此处作动词,即整理丝绳的意思。

其钓维何?维鲂及鱮(xù)。维鲂(fáng)及鱮,薄言观者。
他所钓的是什么?鳊鱼鲢鱼真不错。鳊鱼鲢鱼真不错,竟然钓到这么多。
维何:是什么。维,是。鲂:鳊鱼。鱮:鲢鱼。观者:此指钓的鱼众多。

黍苗

佚名 〔先秦〕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劳之。

我任我辇,我车我牛。我行既集,盖云归哉。

我徒我御,我师我旅。我行既集,盖云归处。

肃肃谢功,召伯营之。烈烈征师,召伯成之。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芃芃黍苗,阴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劳之。
黍苗生长很茁壮,好雨及时来滋养。众人南行路途遥,召伯慰劳心舒畅。

我任我辇,我车我牛。我行既集,盖云归哉。
我挽辇来你肩扛,我扶车来你牵牛。出行任务已完成,何不今日回家走。

我徒我御,我师我旅。我行既集,盖云归处。
我驾御车你步行,我身在师你在旅。出行任务已完成,何不今日回家去。

肃肃谢功,召伯营之。烈烈征师,召伯成之。
快速严整修谢邑,召伯苦心来经营。威武师旅去施工,召伯经心来组成。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高田低地已修平,井泉河流已疏清。召伯治谢大功成,宣王心里得安宁。

(péng)芃黍苗,阴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劳之。
黍苗生长很茁壮,好雨及时来滋养。众人南行路途遥,召伯慰劳心舒畅。
芃芃:草木繁盛的样子。

我任我辇(niǎn),我车我牛。我行既集,盖云归哉。
我挽辇来你肩扛,我扶车来你牵牛。出行任务已完成,何不今日回家走。
辇:人推挽的车子。集:完成。

我徒我御,我师我旅。我行既集,盖(hé)云归处。
我驾御车你步行,我身在师你在旅。出行任务已完成,何不今日回家去。
盖:同“盍”,何不。

肃肃谢功,召伯营之。烈烈征师,召伯成之。
快速严整修谢邑,召伯苦心来经营。威武师旅去施工,召伯经心来组成。
肃肃:严正的样子。功:工程。烈烈:威武的样子。

原隰(xí)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则宁。
高田低地已修平,井泉河流已疏清。召伯治谢大功成,宣王心里得安宁。
原:高平之地。隰:低湿之地。

隰桑

佚名 〔先秦〕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隰桑有阿,其叶有难。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洼地桑树多婀娜,叶儿茂盛掩枝柯。我看见了他,快乐的滋味无法言喻!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洼地桑树多婀娜,枝柔叶嫩舞婆娑。我看见了他,如何叫我不快乐!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洼地桑树多婀娜,叶儿浓密黑黝黝。我看见了他,说着情言爱语,体会着他执着的爱意。

心乎爱矣,遐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心里对他深深爱恋,却欲说还休。心中对他有深深的爱意,哪天能够忘记?

(xí)桑有阿(ē),其叶有难(nuó)。既见君子,其乐如何。
洼地桑树多婀娜,叶儿茂盛掩枝柯。我看见了他,快乐的滋味无法言喻!
隰:低湿的地方。阿:通“婀”,美。难:通“娜”,盛。

隰桑有阿,其叶有沃。既见君子,云何不乐。
洼地桑树多婀娜,枝柔叶嫩舞婆娑。我看见了他,如何叫我不快乐!
君子:指所爱者。沃:柔美。

隰桑有阿,其叶有幽。既见君子,德音孔胶。
洼地桑树多婀娜,叶儿浓密黑黝黝。我看见了他,说着情言爱语,体会着他执着的爱意。
幽:通“黝”,青黑色。德音:善言,此指情话。孔胶:很缠绵。

心乎爱矣,遐(xiá)不谓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心里对他深深爱恋,却欲说还休。心中对他有深深的爱意,哪天能够忘记?
遐:何。谓:告诉。

白华

佚名 〔先秦〕


白华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我独兮。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步艰难,之子不犹。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啸歌伤怀,念彼硕人。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念子懆懆,视我迈迈。
有鹙在梁,有鹤在林。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德。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远,俾我疧兮。

白华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我独兮。
芬芳菅草开白花,白茅束好送给他。如今这人去远方,使我孤独守空房。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天步艰难,之子不犹。
浓浓云雾空中飘,沾湿菅草和丝茅。我的命运多艰难,他还不如云露好。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啸歌伤怀,念彼硕人。
滮水缓缓向北流,浸润稻田绿油油。边号边歌心伤痛,思念那人在心头。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砍那桑枝作柴薪,烧在灶里暖在身。想起那个健美人,实在让我伤透心。

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念子懆懆,视我迈迈。
宫内敲起大乐钟,声音必定外面闻。怀念使我神不宁,你却视我如路人。

有鹙在梁,有鹤在林。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丑恶秃骛在鱼梁,高洁白鹤在树林。想起那个健美人,实在煎熬我的心。

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德。
一对鸳鸯在鱼梁,嘴插翅下睡得香。可恨这人没良心,转眼之间把我忘。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远,俾我疧兮。
扁扁平平乘车石,虽然低下有人踩。恨他离我如此远,让我痛苦实难挨。

白华菅(jiān)兮,白茅束兮。之子之远,俾(bǐ)我独兮。
芬芳菅草开白花,白茅束好送给他。如今这人去远方,使我孤独守空房。
白华:即“白花”。菅:多年生草本植物,又名芦芒。白茅:又名丝茅,因叶似矛得名。之远:往远方。俾:使。

英英白云,露彼菅(jiān)茅。天步艰难,之子不犹。
浓浓云雾空中飘,沾湿菅草和丝茅。我的命运多艰难,他还不如云露好。
英英:又作“泱泱”,云洁白之貌。露:指水气下降为露珠,兼有沾濡之意。天步:天运,命运。不犹:不如。一说不良。

(biāo)池北流,浸彼稻田。啸歌伤怀,念彼硕人。
滮水缓缓向北流,浸润稻田绿油油。边号边歌心伤痛,思念那人在心头。
滮:水名,在今陕西西安市北。啸歌:谓号哭而歌。伤怀:忧伤而思。硕人:高大的人,犹“美人”。此处当指其心中的英俊男子。

(qiáo)彼桑薪(xīn),卬(áng)烘于煁(chén)。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砍那桑枝作柴薪,烧在灶里暖在身。想起那个健美人,实在让我伤透心。
樵:薪柴,此处指采木为樵。桑薪:桑木柴火。卬:我。女子自称。煁:越冬烘火之行灶。劳:忧愁。

鼓钟于宫,声闻于外。念子懆(cǎo)懆,视我迈迈。
宫内敲起大乐钟,声音必定外面闻。怀念使我神不宁,你却视我如路人。
鼓钟:敲钟。鼓,敲。懆懆:愁苦不安。迈迈:不高兴。

有鹙(qīu)在梁,有鹤在林。维彼硕人,实劳我心。
丑恶秃骛在鱼梁,高洁白鹤在树林。想起那个健美人,实在煎熬我的心。
鹙:水鸟名,头与颈无毛,似鹤,又称秃鹫。梁:鱼梁,拦鱼的水坝。鹤在林:鹤为高洁之鸟,反在林,比喻所爱之人已远离去。

鸳鸯在梁,戢(jí)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德。
一对鸳鸯在鱼梁,嘴插翅下睡得香。可恨这人没良心,转眼之间把我忘。
戢其左翼:鸳鸯把嘴插在左翼休息。二三其德:三心二意,指感情不专一。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远,俾我疧(qí)兮。
扁扁平平乘车石,虽然低下有人踩。恨他离我如此远,让我痛苦实难挨。
有扁:即“扁扁”,乘石的样子。乘石是乘车时所踩的石头。履:踩,指乘车时踩在脚下。疧:因忧愁而得相思病。

绵蛮

佚名 〔先秦〕


绵蛮黄鸟,止于丘阿。道之云远,我劳如何。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绵蛮黄鸟,止于丘隅。岂敢惮行,畏不能趋。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绵蛮黄鸟,止于丘侧。岂敢惮行,畏不能极。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绵蛮黄鸟,止于丘阿。道之云远,我劳如何。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坳中。道路漫长又遥远,我行道路多劳苦。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绵蛮黄鸟,止于丘隅。岂敢惮行,畏不能趋。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角落。哪里是怕徒步走,只怕太慢难走到。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绵蛮黄鸟,止于丘侧。岂敢惮行,畏不能极。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丘旁。哪里是怕徒步走,只怕不能走到底。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绵蛮(mán)黄鸟,止于丘阿。道之云远,我劳如何。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坳中。道路漫长又遥远,我行道路多劳苦。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绵蛮:小鸟的模样。丘阿:山坳。

绵蛮黄鸟,止于丘隅(yú)。岂敢惮(dàn)行,畏不能趋(qū)。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角落。哪里是怕徒步走,只怕太慢难走到。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后车:副车,跟在后面的从车。惮:畏惧,惧怕。趋:快走。

绵蛮黄鸟,止于丘侧。岂敢惮行,畏不能极。饮之食之,教之诲之。命彼后车,谓之载之。
毛茸茸的小黄鸟,栖息在那山丘旁。哪里是怕徒步走,只怕不能走到底。让他吃饱又喝足,教他通情又达理。叫那随从的副车,让他坐上拉他走。
极:到达终点。

瓠叶

佚名 〔先秦〕


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
瓠叶翩舞瓠瓜香,采来做菜又煮汤。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酒杯请客尝。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烤它煨它味道美。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敬客喝一杯。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烤它熏它成佳肴。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回敬礼节到。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煨它烤它成美味。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劝饮又一杯。

(fān)幡瓠(hù)叶,采之亨(pēng)之。君子有酒,酌(zhuó)言尝之。
瓠叶翩舞瓠瓜香,采来做菜又煮汤。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酒杯请客尝。
瓠:葫芦科植物的总称。幡幡:翩翩,反覆翻动的样子。亨:同“烹”,煮。酌:斟酒。言:助词。尝:品尝。

有兔斯首,炮(páo)之燔(fán)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烤它煨它味道美。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敬客喝一杯。
斯:语助词。首:头,只。一说斯首即白头,兔小者头白。炮:将带毛的动物裹上泥放在火上烧。燔:用火烤熟。献:主人向宾客敬酒曰献。

有兔斯首,燔之炙(zhì)之。君子有酒,酌言酢(zuò)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烤它熏它成佳肴。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回敬礼节到。
炙:将肉类在火上熏烤使熟。酢:回敬酒。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酬(chóu)之。
野兔肉儿鲜又嫩,煨它烤它成美味。君子备好香醇酒,斟满劝饮又一杯。
酬:劝酒。

渐渐之石

佚名 〔先秦〕


渐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朝矣。
渐渐之石,维其卒矣。山川悠远,曷其没矣?武人东征,不皇出矣。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

渐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朝矣。
山峰险峻层岩峭,高高上耸入云霄。山重重来水迢迢,日夜行军多辛劳。将帅士兵去东征,赶路不论夕或朝。

渐渐之石,维其卒矣。山川悠远,曷其没矣?武人东征,不皇出矣。
山峰险峻层岩险,高峻陡峭难登攀。山川逶迤又遥远,不知何时到终点。将帅士兵去东征,一直向前不顾险。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离于毕,俾滂沱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
白蹄子的大小猪,成群涉水踏波过。月亮靠近天毕星,大雨滂沱汇成河。将帅士兵去东征,其他事情无暇做。

(chán)渐之石,维其高矣。山川悠远,维其劳矣。武人东征,不皇朝(zhāo)矣。
山峰险峻层岩峭,高高上耸入云霄。山重重来水迢迢,日夜行军多辛劳。将帅士兵去东征,赶路不论夕或朝。
渐渐:借为“巉(chán)巉”,险峭的样子。维其:犹“何其”。劳:劳苦。一说读为“辽”,指辽远。武人:指东征将士。皇:同“遑”,闲暇。朝:早上。

渐渐之石,维其卒(cuì)矣。山川悠远,曷(hé)其没矣?武人东征,不皇出矣。
山峰险峻层岩险,高峻陡峭难登攀。山川逶迤又遥远,不知何时到终点。将帅士兵去东征,一直向前不顾险。
卒:借为“崒”,高峻而危险貌。曷其没:言何时是个尽头。曷,何。没,尽。出:出险。

有豕白蹢(dí),烝(zhēng)涉波矣。月离于毕,俾(bǐ)(pāng)(tuó)矣。武人东征,不皇他矣。
白蹄子的大小猪,成群涉水踏波过。月亮靠近天毕星,大雨滂沱汇成河。将帅士兵去东征,其他事情无暇做。
蹢:蹄子。烝:众多。一说“进”。离:借作“丽”,依附,此指靠近。毕:星宿名,二十八宿之一,又叫“天毕”。俾:使。滂沱:大雨貌。不皇他:无暇顾及其他。

苕之华

佚名 〔先秦〕


苕之华,芸其黄矣。心之忧矣,维其伤矣!
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牂羊坟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鲜可以饱!

苕之华,芸其黄矣。心之忧矣,维其伤矣!
凌霄开了花,花儿黄又黄。内心真忧愁,痛苦又悲伤!

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凌霄开了花,叶子青又青。知道我这样,不如不降生!

牂羊坟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鲜可以饱!
母羊头特大,鱼篓映星光。人有食可吃,岂望饱肚肠!

(tiáo)之华,芸(yún)其黄矣。心之忧矣,维其伤矣!
凌霄开了花,花儿黄又黄。内心真忧愁,痛苦又悲伤!
苕:植物名,又叫凌霄或紫葳,夏季开花。华:同“花”。芸其:芸然,一片黄色的样子。维其:何其。

苕之华,其叶青青。知我如此,不如无生!
凌霄开了花,叶子青又青。知道我这样,不如不降生!

(zāng)羊坟首,三星在罶(liǔ)。人可以食,鲜(xiǎn)可以饱!
母羊头特大,鱼篓映星光。人有食可吃,岂望饱肚肠!
牂羊:母羊。坟首:头大。三星:泛指星光。罶:捕鱼的竹器。鲜:少。

何草不黄

佚名 〔先秦〕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独为匪民。

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栈之车,行彼周道。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
什么草儿不枯黄,什么日子不奔忙。什么人哪不从征,往来经营走四方。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独为匪民。
什么草儿不黑腐,什么人哪似鳏夫。可悲我等出征者,独受此非人待遇。

匪兕匪虎,率彼旷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既非野牛又非虎,穿行旷野不停步。可悲我等出征者,白天黑夜都忙碌。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栈之车,行彼周道。
野地狐狸毛蓬松,往来出没深草丛。役车高高载征人,驰行在那大路中。

何草不黄?何日不行?何人不将?经营四方。
什么草儿不枯黄,什么日子不奔忙。什么人哪不从征,往来经营走四方。
行:出行。此指行军,出征。将:出征。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guān)?哀我征夫,独为匪民。
什么草儿不黑腐,什么人哪似鳏夫。可悲我等出征者,独受此非人待遇。
玄:发黑腐烂。矜:通“鳏”,无妻者。征夫离家,等于无妻。

匪兕(sì)匪虎,率彼旷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既非野牛又非虎,穿行旷野不停步。可悲我等出征者,白天黑夜都忙碌。
兕:野牛。率:沿着。

有芃(péng)者狐,率彼幽草。有栈之车,行彼周道。
野地狐狸毛蓬松,往来出没深草丛。役车高高载征人,驰行在那大路中。
芃:兽毛蓬松。栈:役车高高的样子。周道:大道。